把控潛在系統性金融風險
北京新浪網 (2017-12-25 15:00)


  來源:財經國家周刊
  近年來日漸突顯的內生性風險尤其值得警惕。
  文/中國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副局長 劉志清


  當前,我國金融業發展面臨諸多挑戰。一方面,隨著國際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,外部衝擊因素增加,部分在金融業發展中積累已久的深層次矛盾正逐漸暴露;另一方面,隨著金融科技的迅速發展,我國金融業態的複雜性、關聯性加劇,潛在風險不斷堆積。
  如此背景下,十九大報告和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均提出,要健全金融監管體系,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。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前提是要準確地認知潛在問題,並適時採取科學的手段來應對、化解風險。


  從金融體系的角度分析,我國潛在的系統性風險可歸為三大類:外生性風險、內生性風險,以及介於二者之間的房地產泡沫風險,其中,近年來矛盾日漸突顯的內生性風險尤其值得警惕。


  外生性風險整體可控


  外生性風險主要體現為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經營所面臨的信用風險。近年來,受經濟增長下行、產業結構性調整、經濟波動損失等因素的影響,銀行業不良率上升明顯、資產質量承壓。


  我國金融體系主要由銀行業主導,因而具備跨周期平滑吸收損失的特徵。與此同時,動態的撥備管理制度,也讓銀行具備較強的不良處置能力。在本輪不良率快速攀升的五年裡,我國銀行業已累計處置的不良貸款是賬面不良貸款餘額的兩倍左右;並且當下仍有約高於賬面不良貸款餘額1.8倍的減值準備金,可用於未來新增不良貸款的核銷。


  值得注意的是,我國銀行業整體保持著穩健的盈利水平,隨著宏觀經濟企穩向好,銀行業面臨的外生性風險總體可控,因而須著重警惕矛盾日漸突出的內生性風險。


  內生性風險明顯上升


  內生性風險主要表現為金融體系自身的脆弱性。當下我國金融系統主要面臨四大內生性潛在問題:


  一是龐大的影子銀行體系,其主要具備高槓桿、期限錯配,交易鏈條長的特徵,同時存在缺失緩衝資本、流動性缺口嚴峻等問題。


  影子銀行體系由監管套利驅動形成,其在豐富了市場金融產品的同時,也極大程度上放大了潛在的系統性風險;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即是影子銀行為主要誘因之一的慘痛教訓。


  二是新金融業態潛在的系統性風險。


  新金融是由金融科技驅動創新而生的商業新模式,堪稱現代金融體系的一把「雙刃劍」。一方面,其通過互聯網技術,突破物理網點和地域的自然約束,提高了金融服務的效率、便捷度和可獲得性;另一方面其去中心化、高效、便捷等特徵或導致風險加速傳遞與放大,也給現行監管模式帶來了較大的挑戰。


  與此同時,新金融業態還存在業務模式高度趨同、交易策略相似等問題,金融機構一旦出現同質性風險溢出,便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。


  三是市場波動風險。

        金融綜合化經營帶來了服務獲取便利化、範圍經濟效應、分散風險等優勢,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金融體系的內在關聯性和複雜性。比如在各金融板塊業務盤根錯節之下,易出現風險跨機構、跨板塊、跨行業的傳播,從而對金融市場造成較大衝擊;亦或,信用風險和市場風險相互作用產生螺旋效應,放大市場波動。


  四是流動性風險。

        近年來,部分中小金融機構過度「執著於」開展同業和互聯網金融業務,使其實現了資產規模的快速擴張,但也引發了短期內批發融資佔比過高等問題,從而增強了市場流動性與融資流動性的相互作用,加劇了潛藏的市場流動性風險。


  此外,與金融業緊密相聯的房地產泡沫問題也值得重點關注。一方面,房地產是銀行主要的貸款投放行業之一,也是重要的抵質押物;另一方面,信貸資金的過度投放亦是推高房地產泡沫的重要因素。


  雖然,當下我國銀行業對房地產貸款的投放比重不足總貸款1/4,遠低於主要發達國家平均水平,且我國貸款首付比例管理嚴格,使得房地產行業對銀行業的直接風險總體可控,但仍不可忽視其對我國金融系統的潛在威脅。
  優化事前、事後監管


  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第一步,是準確認知問題的所在。第二步,即是要有效防範和化解現代金融體系下潛在的危機。


  首先,監管部門應充分掌握信息,利用科學的工具和方法,進行合理的風險分析判斷。既要防止誇大風險,過度監管,抑制金融創新;又要避免忽視風險,監管不足,造成「灰犀牛」 的累積。


  其次,要客觀正視金融業態的複雜性和不確定性。既要在風險管理上未雨綢繆,防範「黑天鵝」;又要強化事後監管,增強危機應對能力,防止次生風險。如此,須充分優化事前、事後監管等能力 。
  

        具體上,對於事前管理可從五大領域發力。


  其一,是要引導、促進金融機構與實體經濟的良性互動。
  在今年舉行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,是金融的宗旨,也是防範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。如此,金融機構要樹立與實體經濟俱榮俱損的理念,準確把握髮展方向,回歸本源,切實「下沉」服務實體的重心。
  同時,監管機構也要進一步完善動態的資本、撥備調整機制,緩解金融「輕經濟」的周期效應。


  其二,加強對於宏觀經濟運行產生較大影響的金融機構的監管。
  對於該類金融機構,監管部門應運用更嚴格、複雜的監管技術,儘早識別機構的潛在風險並採取干預措施;同時,建立有效處置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風險的政策框架,加強國際監管合作,完善跨境危機處置的機制。


  其三,要降低金融業務的關聯性和複雜性。強化金融風險源頭的管控,補齊監管規制短板,把行為監管和系統性風險監管均納入日常管理之中。


  其四,要注重監管與創新之間的平衡。既要強調監管的專業性、統一性和穿透性,實現監管與創新的同步;也應充分意識到金融創新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性,從而在政策上給予充分的支持和鼓勵。實踐中,監管部門可借鑒國際上「監管沙盒」的理念加強對創新的評估與糾偏機制建設。


  其五,不斷改進監管方式方法,提高監管的前瞻性。加強對金融機構商業模式、發展戰略、風險偏好變化的持續監測。在實際操作中可多採用壓力測試等手段,提高監管能力和水平,並鼓勵銀行開展與風險管理水平相匹配的業務。
  與此同時,對於事後監管,相關部門還應著重提高三大能力:一是提高政府和監管部門快速恢復市場和金融功能的能力,二是切斷問題機構風險向外傳導的能力,三是快速處置大量出現的不良債權,推動企業重建的能力。


詳全文 把控潛在系統性金融風險-財經新聞-新浪新聞中心 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71225/25142914.html